後悔莫及?《巫師》原著作者向 CD Projekt 要求近 5 億元的版權分潤

由遊戲開發商 CD Projekt (CDPR)所開發的《巫師》三部曲在全球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後,其儼然有成為開放世界角色扮演遊戲的指標了,連帶著也讓 CDPR 的聲勢水漲船高,新作《電馭叛客2077》也讓遊戲界都翹首以盼。但俗話說得好,人紅是非多,眼看《巫師》系列的爆紅,這對於當初草草把遊戲版權賣斷的原著作者 Andrzej Sapkowski 來說可以說是越看越不是滋味,而如今 Sapkowski 似乎認為《巫師》系列自己應該要分到更多的羹,因此聘請了律師團隊向 CDPR 要求高達 6000 萬波蘭幣,也就是近 5 億元臺幣的版權費用。

(遊戲畫面)

在談到這整件事時要先談到,其實早在《巫師》一代時,在 CDPR 和 Andrzej Sapkowski 討論到遊戲改編權就提到過,最早時因為 CDPR 其實是瀕臨破產的公司,因此當時希望能用依一定比例分紅的方式來支付費用,但由於當時受到《巫師》電視影集的失敗打擊以及不瞭解遊戲界生態,因此 Sapkowski 不相信 CDPR 能成功,要求 CDPR 直接支付大筆金錢並買斷改編權。這點在後來的媒體訪問時也得到了 Sapkowski 的證實。

(遊戲畫面)

也因此如今 Andrzej Sapkowski 的說法似乎有點站不住腳,從律師信上可以看到,Andrzej Sapkowski 的律師主張:「最初的《巫師》合約只涉及到該系列的第一部,因此其他遊戲的發行,包括額外和附加的內容(《巫師》二、三部曲、坤特牌等等),簡單來說都是非法的。」

而針對這項指控,CDPR 也發佈了公告正式回應,同時也拒絕支付這近 5 億元臺幣的版權費用「律師信中提出的要求,無論是從其價值還是規定的金額來看,都是毫無根據的。CDPR 已經合法獲得了 Andrzej Sapkowski 作品的版權,以供開發的遊戲使用,與此相關的所有應付債務均已適當解除。」不過 CDPR 也希望能與作品的作者保持良好的關系,表示會竭盡全力確保友好解決爭端,任何決議都將尊重雙方先前的意圖以及現有合同。

CDPR 的回覆)

不過有趣的事,Andrzej Sapkowski 的主張在法律上似乎是允許的,根據 reddit 網友的說法,在波蘭有條法律提到,倘若創作者所得到的利益和使用者所創造的收益差距過大的話,創作者是有權要求更多的利益的。

更多【EXP.GG電玩速時面】遊戲、實況消息看這邊:
《傳說對決》前 J Team 教練加入 One Team
來自肯德基爺爺的消息 「KFC Gaming」進軍遊戲界?
不僅館長表示對金剛失望   AHQ也疑似回歸 Twitch ?

Related Posts
Read More

【TGS19】 外媒專訪小島秀夫 細談《死亡擱淺》的各種意義

小島秀夫的作品基本上都令人感到有點「超現實」又新奇,而他近期新作《死亡擱淺》是一款全新的社交鏈類型(Social Strand System)遊戲,其新穎的類型以及目前所釋出的資訊更是讓人無法完全理解。而遊戲媒體 Game Informer 在東京電玩展 TGS 向小島秀夫採訪關於《死亡擱淺》的大小事,專訪當中他提到關於「孤獨」、「聲譽」及「交流」。 關於孤獨,小島秀夫解釋通常我們都是自己在沙發上玩遊戲,也許玩家還會有一種「喔我是個怪胎,我一直在孤獨地玩遊戲」的感覺無限循環,在《死亡擱淺》中即便有 BB 相伴也是這樣。不過在某一刻間能夠感受到「這世界上有跟我一樣孤獨的人」,這就是一種聯繫,如同上百個不認識的人在電影院看著同一部電影那般。 「我不是這個遊戲世界裡唯一的人」—小島秀夫認為在這個遊戲中最成功的一部分就是雖然看不到其他人的「臉」,但是可以發現他們的痕跡,可以感受到他們。 遊戲裡玩家還會收到「Like」這種東西(類似於臉書的讚?),小島表示對此製作組員們曾經跟他說必須要給玩家「榮耀」、「聲望」諸如此類的,但他認為這樣與其他遊戲沒有不同,所以他選擇使用「Like」。玩家A所放的東西被玩家B使用了,系統會自動發送一個「Like」給玩家A,玩家可以自主性發出也可以看到自己擁有多少個「Like」。 「我的想法就是,給別人點讚是一種無條件的愛。」小島秀夫解釋曾經因此與製作組成員激烈爭論過的,有一位亞裔成員表示這種東西也許只有日本人才懂,而他認為這就是自己想在遊戲裡這麼做的原因,例如美國人有給小費的習慣,服務生會因為想要小費而給出好服務,但是亞洲沒有這種文化。「大家都知道日本人服務就是很好,他們是無條件的付出」,所以他想把這種東西放進遊戲裡。 而他也不想使用「Dislike」是因為不想在遊戲裡放置任何負面的評價,因為這是一種積極的攻擊。小島秀夫希望在《死亡擱淺》這個黑暗、陰沈、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世界裡,所有人都能團結起來。 在從前通訊不發達時戰場上的丈夫寫信給妻子,信件內容為「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當妻子收到的時後會設想「也許他現在已經死了」,她會想像丈夫寫出這封信時的心情與想法,這就是當時交流的方式—對此小島稱之為「信件理論」。 在現實人們可以自由地直接溝通,但《死亡擱淺》當中沒有辦法。所以玩家在遊戲中看到的東西都可能有其意義,小島近一步解釋,打一通電話直接問是很簡單的事情,但人們已經忘記了這種先站在對方角度思考的交流模式,他想利用現今技術創造出建交交流的模式,讓玩家可以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例如「這裡有個杯子,但我們無從得知放置者是故意的還是隨手的,我們得思考他的意義」就像以前,就像「信件理論」那樣。 當你明白這個理論後你在《死亡擱淺》中放置一個杯子,也許你就會開始思考「發現到的人會怎麼想?」,這就是小島秀夫想要讓彼此的感情更加的緊密,把人與人之間串連起來的方式。…
Read More

《英雄聯盟》一個關於翻轉的故事:召喚峽谷如何成為設計師的噩夢?

好吧!其實標題是開玩笑的,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在解釋關於 S10 召喚峽谷的改變。 季前賽通常是進行重大而必要的更新的時間,以解決無法正常發揮的功能。但是進入 2019 年時,召喚峽谷團隊認為遊戲處於相當不錯的狀態。再加上《英雄聯盟》即將到來的 10 週年慶,齒輪開始轉向:設計師團隊能否在不讓玩家學習大量新東西的情況下,以盛大的方式開始《英雄聯盟》的第二個十年?這樣一個大變化需要很多人來確保其以正確的方式完成。遊戲設計師、藝術家、聲音設計師、遊戲測試者以及在座的各位。但是,這已經超越了過去的自己,就讓我們從頭開始吧! 首殺草叢、小龍以及巴龍 在過去的十年之中,每場比賽的背景都保持穩定。有三條線路、野區、巴龍池、小龍池和三座水晶兵營。你知道巴龍會在 20 分鐘時出現;小龍隨時都會有人將其擊倒;打野更強的那一方比較容易獲勝。 每場遊戲之間唯一的地圖差異是接下來會重生哪​​種屬性的龍?,但是即便是那樣也並沒有真正改變玩家的遊戲方式。自召喚師峽谷看到任何重大變化已經有好幾年了(確切來說超過 5 年了),而設計團隊很高興再次在這個領域作出那樣規模的變化。  因此,在2019年初,召喚峽谷團隊(a.k.a平衡團隊-平衡、季前賽以及其他令召喚峽谷有趣的變更的開發人員小組)每週開會一次,以集思廣益地討論改變峽谷的方法。在那個時候,沒有什麼是受限制的,每個想法都值得探索,只要它能使遊戲具有獨特性,而又不徹底改革玩家對於遊戲的理解。 高級開發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