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或許拯救了 OWL?來自另一個角度的觀點

2018-07-27 / Photo: Robert Paul for Blizzard Entertainment

《鬥陣特攻》職業大聯盟原先野心勃勃的要實行他們的 2020 全主場計畫,讓 20 支隊伍在一年中周遊列國,來回全世界進行比賽。這樣的如意算盤卻在中國武漢肺炎於全球傳播後被強制中止,僅進行數周的主場比賽被迫中斷,在停賽近一個月後,聯賽方宣布全體賽事改至線上進行。在歐洲美洲疫情持續的情況下,OWL 原先暫行的線上賽制沿用到總冠軍賽,過程中的風風雨雨不斷,這讓 Infamy Fantasy Esports 的創辦人 Steve Ronaldson 認為:疫情是否從其他面向拯救 OWL 免於許多問題的糾纏?

Steve Ronaldson 在他的專文中提到三大問題:轉播技術、英雄池、長途旅行。

2018-07-27 / Photo: Robert Paul for Blizzard Entertainment

轉播問題

有收看本季 OWL 的觀眾就會知道,線上多人同步轉播是一件相當惱人的事。各個工作人員的硬體、網路條件都有落差,主播、賽評、隊伍可能分布在不同時區,這讓轉播工作除了技術上的壓力巨大以外,選手、轉播人員的工時也會大幅增加,甚至必須顛倒作息(例如人在韓國打美東比賽的 Filder )。

除此之外,無論線上或線下比賽都會發生導播在比賽進行中切錯畫面,甚至遊戲進行中就直接進廣告的離譜失誤。OWL 的 OB 轉播技術與畫面呈現不如 OGN 主辦的 APEX 聯賽也被人詬病已久,分散各主場比賽可能會讓這樣的問題在某些人員不足的場館被放大。

英雄池

「用腦做遊戲、用心做動畫、用腳做平衡」這句嘲諷暴雪的順口溜由來已久。在高強度的職業比賽中,遊戲開發方所做的任何更動都會大大的影響比賽的品質,為了提升可看性與促進 Meta 變化,OWL 推出英雄池系統,這卻是一場災難的開始。

從怎麼選、有沒有豁免、多久禁用一次、禁用類型與數量等等各式各樣的問題紛紛冒出來,更不用說英雄池本身就是一個臨時出現的系統,在歷經強制 222 施行後的暴雪顯然想更大力的影響職業玩法,最後經過好幾個月的磨合調整,終於產出現行的兩周一次變化、無英雄池獎金賽系統。

在英雄池系統演變的過程中,有許多教練、選手、賽評都對此提出意見,最受矚目的就是華盛頓教練提到他們團隊每個人都必須沒日沒夜的工作才能追上 Meta 變化,選手也必須持續練習為比賽做準備,想像她們還要全世界走透透比賽的話,會是多麼大的壓力?

長途旅行

在 OWL 的 2020 野望中,爭議最大、話題最多、最大膽的舉動就是全球巡迴這件事,在舊文中我統計了原定賽程的各隊伍旅行里程數,最多巴黎隊的與最少華盛頓的差了四萬多公里。這樣的里程差距對各隊來說不盡公平,當有人好整以暇的在基地中練習時,對手卻必須為了移動長途奔波。

在本季初的賽程中,有許多隊伍都沒有專屬的比賽場地,大多使用城市中原有的體育空間進行比賽,在一個主場系列賽至少有四支隊伍的情況下常會發生設備不足以讓所有選手每天練習的窘境。舊金山全隊在達拉斯就面臨比賽當天才能練習的問題。

中國武漢肺炎的流行讓各隊有時間將專屬的場館建造好,但疫情對全世界帶來的不確定性依然籠罩。

在這一團問題中聯盟並不是沒有進步,英雄池的運作已經正常無礙、季中挑戰賽、每月獎金賽等等制度讓比賽內容更多元,也讓觀眾能夠看到更多例行賽程以外的強隊互打。

整體來說 OWL 的 2020 賽季不算失敗,但是絕對稱不上成功。理論上被疫情影響最小的電子競技卻因為高度全球化導致賽程、轉播、內容處處受限,但在處處受限之中又看到許多希望。作為一個成長中的職業聯盟,OWL 正在做其他人不敢做的事,走其他人沒走過的路,無論結局如何都會為電競產業帶來前所未有的變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