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特攻》全員離隊!OWL 溫哥華充滿爭議的隊伍重組


《鬥陣特攻》職業大聯盟第三季看來是一波多折,先是因為疫情取消線下賽事、再來是 MVP Sinatraa 出走 Valorent,現在輪到上季亞軍隊伍 Vancouver Titans 整隊變不見。

從 5/1 官方宣布與 JJANU 開始,流傳幾個星期關於溫哥華可能因為母公司財務問題整隊釋出的謠言開始逐漸成真。


5/7,官方正式宣布與隊伍內的所有人解約。

在這封給粉絲的信中寫到「感謝 Titans 粉絲在這段艱難時期中的等待,隊伍一直在處理一直在處理包含敏感資訊與選手隱私的的複雜情況……我們已經與 Adamas Esports 合作提供選手包含飲食、遊戲、運動、心理健康的生活環境,也準備好主場比賽的一切……由於 COVID-19 疫情的影響,我們讓選手回到韓國與家人團聚,並計畫加入亞洲區的線上比賽。但時差造成的溝通困難與再加比賽的技術問題讓隊伍情況雪上加霜。」

由於無法滿足選手的期望,在經過大量對話與討論隊伍決定把整個隊伍調整為北美隊伍,並與以下選手 / 工作人員合意解約:

HyoJong “HakSal” Kim

Minsoo “Seominsoo” Seo

Seongjun “Slime” Kim

Chunghee “Stitch” Lee

Juseok “Twilight” Lee

JeHong “RyuJeHong” Yu

Yangwon “Yang1” Kweon (教練)

Jae Hong “Andante” Hwang (教練)

隊伍同時釋出 Chan Hyeong “Fissure” Baek。

在官方宣布把整支隊伍釋出後,部分選手開始尋找下家延續自己的職業生涯:

包含較早解約的 JJANU,目前共有四位前溫哥華選手正待價而沽,以上這些是目前發生的事實。

在長達一個多月的謠言滿天飛中,有一些消息已經得到選手 / 內部人士 / 匿名消息來源的證實為真或出面否定,從中可以一窺雙方分手的大概。

爭議點一:選手要求回到韓國?

關於隊伍內部出現問題的消息從三月底開始,在 Reddit 與 Twitter 上謠傳選手要求在北美疫情嚴重的情況下回到韓國,但管理層對這樣的作法有疑慮。

在離隊後,Twilight 於實況(剪輯在此,韓文)上否認選手們有提出這樣的建議。

Haksal 在 5/7 的實況中談到許多關於他的未來規劃,其中也提及選手回韓國事件,他「不認為選手有抱怨要回到韓國,而他本人則沒有對這個舉措發表意見。」

在官方公開聲明中,措辭偏向雙方合意讓選手回到韓國而不是任何一方要求,因此這則謠言應屬造假。

爭議點二:選手要在領錢、找隊伍之間二選一?

根據 Fissure 在實況中的談話,所有選手都不會拿到合約中剩餘的薪水。

另外在巴黎隊休養中的輸出選手 Xzi 實況上與 iDK 聊天的內容中,談到許多關於溫哥華的事件與後續影響。

iDK 在談話中提到溫哥華的隊員們沒辦法領到薪水且無法在第三賽季出賽,Xzi 隨即質疑這種作法是否違反 OWL 規章,在閒聊其他事後 iDK 篤定認為溫哥華隊員沒辦法在剩餘賽季出賽。

由於這類言論嚴重影響選手找工作,Slime 很快發布推文澄清。

「我聽到一些關於我們(前溫哥華隊員)不能在這季出賽的謠言,這不是真的。我們都是自由身且可以與其他隊伍接洽。」

Slime 的澄清無疑讓 Xzi 實況中 iDK 的發言成了假新聞,不過也間接證實了溫哥華隊伍與選手的解約過程,除了 Fissure 以外都是雙方合意取消雙方在剩下合約的權利義務,讓選手成為完全的自由身。

爭議點三:選手與隊伍內鬥?

遊戲媒體 Kotaku 在一篇報導中詳述雙方分道揚鑣的原因:「隊伍的管理問題是最大的癥結,選手們對第三季的住宿並不滿意,他們的宿舍基本只有床、水泥牆跟一些基本設施,這跟官方所稱面面俱到的環境不同,也遠比上季的住宿品質差。」

「核心陣容也對他們的合約內容不滿意,儘管他們在第二季打出出色表現,團隊卻不重視原班底的合約,而是花費不成比例的金錢在新簽下的選手 Fissure 與 Ryujehong 上。而薪水支付不準時雖然有改善,但這問題一直以來都存在。」

「在疫情影響 OWL 前,選手們有計畫進行罷賽,但疫情隨即重擊 OWL。在疫情中選手『被迫』回到韓國自家,而不是由隊伍統一提供住宿-就像移居韓國的中國隊伍做的那樣。」

「大部分的隊伍,尤其是全韓隊伍,都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幫助選手適應全新的環境,雖然可能不盡完美,但溫哥華完美全沒有。他們管理的方式是在開季前把準備工作做好,然後就放著-好像隊伍是一台自動運轉的機器一樣。」

「總的來說,這支北美隊伍看起來沒有能力管理好一支全韓隊伍。」

最後,選手與隊伍協議解約-除了 Fissure,根據消息來源,隊伍聲稱 Fissure 有違約行為,隊伍利用合約條款直接將他釋出。

JJANU

Kotaku 的報導刊出後,有隊伍內部人士致函對部分報導內容作出澄清:

  1. 選手的薪水與他們的合約一致。
  2. 隊伍的訓練基地也有其他職業隊伍例如 NBA 的多倫多暴龍使用,但在疫情爆發前隊伍與選手對生活環境有持續的討論。
  3. Ryujehong 與 Fissure 的薪水的確比其他人來的高,但並不是高得離譜。
  4. 選手在韓國居住與比賽的事宜有經過選手同意。
  5. Fissure 的合約是因故(for cause)中止,也就是某種拒絕透露的違約行為。

在 Xzi 的實況中,iDK 表示隊伍的崩潰是因為「選手鬥管理層,管理層鬥教練」。

Haksal 在 5/7 的實況中也談到他的角度所認知的管理不當:

1. 那兩場分別輸給廣州、成都的比賽他很意外,不過隊伍完全沒有練習也不知道要比賽,而且選手是各自在家比賽。

2. 隊伍不管處理任何事都很慢。

3. 在官方發布的五天前我們就談好解約事項了,但是他們很慢才公告,所以我這幾天都沒開實況。

4. JJANU 離隊的事直到官方公告我才知道。

5. 覺得 Overwatch 沒那麼好玩了,因為源式不是 Meta。

這些茶壺風暴或許永遠都不會獲得直接證實,只能在每周的比賽間成為粉絲們的話題。

選手現況與未來

在釋出八位選手三位教練後,JJANU、HakSal、Slime、Twilight 已經在 Twitter 上公開尋找想要簽下他們的隊伍。Ryujehong 與 Fissure 則表示他們要暫時休息一下,也特別聲明不是要退休。

Haksal 在個人 Twitter 上寫了一篇告別聲明,內文令人動容。

「從我進入職業鬥陣特攻以來,隊伍名稱從 Runaway 變成 Titans,三年來我不知疲倦,也從來不執著於過去。然而這些日子結束了,很可惜的結束了。

我依然想為粉絲們帶來精采的比賽,令我感到空虛的是,我的 Runway 生涯結束了,我再也不是 Runaway 的一份子。

Runaway 的 Haksal 結束了,但 Haksal 依然會繼續前進,我將繼續創造屬於我的歷史。謝謝你,謝謝所有支持 Runaway、溫哥華,還有我的粉絲。」

Runaway 官方也對此事發表意見:

「這是我們所深愛著,我們所熟知的那個 Runaway,已經不存在了。我們會繼續支持他們,他們沒有愧對在溫哥華的日子。」

相信不只當事人,所有全世界愛好鬥陣特攻電競的人都會為這個經典的組合被迫解散感到惋惜,APEX 時代的萬年老二、絕地大逆轉的隊史首冠、再整隊被溫哥華簽下,最後飲恨拿下亞軍,原本大家期待這支傳奇隊伍如何重新整裝再出發,繼續寫下一頁傳奇,卻如此突兀且醜陋的被迫畫下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