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永不消逝:一位醫生、一位《鬥陣特攻》玩家在疫情最前線


在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最前線的武漢,有一位來自陝西的年輕醫生在防護服背後寫上「OW:英雄不朽」,她是薇薇,這是屬於她的英雄故事。

薇薇是一名普通的鬥陣特攻玩家,也是陝西省西安交通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國家醫療隊的成員,在 COVID-19 爆發期間被派往湖北省提供援助。 薇薇 27 歲,是陝西省隊中最年輕的醫生。在 2 月 7 日接到醫院的要求後,她自願參與援助武漢隊伍。2月8日晚上,該團隊離開西安前往湖北,並於當晚到達武漢同濟醫院附近。

她的外公是抗戰軍人,她的父親是軍官,因此高中畢業的薇薇以軍校作為她的第一志願。不幸的是先天性眼疾讓她無法從軍,於是她以當屆最高錄取分數成功進入吉林大學臨床醫學院,並取得學士與碩士學位,2019 年畢業後她回到家鄉陝西擔任心臟內科醫師。

作為團隊中年紀最小的醫師,要與無數身經百戰的前輩一同對抗全新的疾病,這讓薇薇相當不安,但她還是鼓起勇氣-甚至為了方便穿脫防護服而把一頭長髮剪短。內心的焦慮在西安前往武漢的飛機上達到高峰,整路上她都一直戴著雙層口罩「其實戴兩層口罩根本沒用,但是我當時非常害怕,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冷靜。」她回憶道。

薇薇並不是唯一一個感到無助的醫護人員,從全中國趕到武漢的醫護人員要穿著悶熱的防護衣在高壓高工時的情況下工作,有時需要連續值班兩天以上才能回到專屬飯店休息。薇薇所在的武漢同濟醫院主要收治重症病患,這讓他們的工作負荷相當大,每次穿/脫防護服都要花費一個小時、每次做完一個動作就要洗手一分鐘,而醫護人員為了節省工作時間與物資,在工作前選擇穿上成人紙尿褲。

每一位醫護在與病毒作戰的同時,也與自己的恐懼作戰。

「2/15 日,我在白天班的時候被派去協助做咽喉拭子檢查,被檢者可能會嘔吐或咳嗽,這份工作風險相當高。這是我第一次接觸 COVID-19 患者,我很害怕,我能感受我自己在防護服下奮力呼吸。」

薇薇這樣形容她的「首次接觸」。

「但我走到病人身邊之後,我的恐懼感消失了,好像又回到熟悉的 CCU(心臟內科加護病房),他只是一個病人,我只是一個醫生。做完檢查後我想到當時母親問我為什麼要來武漢,我回答:『因為我是醫生』。」

「軍人上戰場、警察打擊犯罪、消防員滅火。我是一個醫生,這是我的責任,我不應該逃避。有人需要我,我就必須回應,一向如此。」

「有人需要我,我就會回應,這是榮耀。」

在艱苦的工作過程中,醫護人員把他們的防護服當作希望的畫布,有些人畫上西安與武漢的標誌性建築、有些人寫上自己喜歡的歌手、有些人寫上給小孩的祝福。薇薇曾想過寫上他那隻俏皮短毛貓的名字,也想過寫上母親的名字。

最後,她決定在防護服背後寫下「英雄不朽」。

2/8 日,薇薇的微博寫到「這世界需要更多英雄,奔赴前線,此去一定要一舉殲滅病毒,不辜負我六百多小時的慈悲遊戲時數!!」

這則微博在中國社群引起廣大迴響,薇薇身為一名醫生,大部分時間都在上班,甚至需要 24 小時待命。鬥陣特攻與 OWL 佔據了她為數不多自由時間的大部分。「說實話,我是刻意將遊戲與我的醫生身分結合的,我想讓更多人知道玩遊戲並不是禁忌。」她誠懇地解釋道:「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念與責任,遊戲並不是誰的代罪羔羊,它讓我們積極的面對生活,你也可以透過遊戲結交知心好友。」

薇薇受父親的影響從小與電子遊戲為伍,最後她在鬥陣特攻中找到歸屬,除了單純的興趣與愛好之外,鬥陣特攻帶給她的已經超越純粹的娛樂。它幫助薇薇實現兒時夢想-作為一位軍人與同袍並肩作戰,在長時間使用慈悲之下,從戰況緊繃的戰場中成功復活隊友讓她得到相當大的成就感。

「當我沒能把一位病人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的時候,我會懷疑自己,反覆的琢磨自己哪裡能做得更好。我絕對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我會盡我所能。」

這個世界永遠需要更多英雄,這句話如同迴音般貫穿了薇薇的整個旅程,也貫穿了每一位在疫情中奮鬥的人。這世界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時間會流逝,人們會遺忘,但英雄永不消逝。

本文改寫自 HEROES NEVER DIE: A STORY OF COURAGE, HOPE, AND COMPASSION 

「這世界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出自香港政治人物李政熙文宣,後被用於香港反修例運動、中國紀念李文亮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