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Clement 離職專訪(下):相依相存、華麗謝幕

 

2016 年,記得離開後,LMS 這個重擔瞬間全落在 Clement 肩上。Clement 盡力將一切做到最好,管理一個賽事可想得到的任何面向:人員排班、節目企劃、比賽流程、行銷方向等。

正如 Clement 所言,他承接了記得臻於完美的價值觀,並且「把『記得』的堅持當成了自己的標準」一樣地寶貝著 LMS 這個聯賽。整個賽事期間有大約 85% 的規劃是經過 Clement 之手,又因為想要提升 LMS 國際間可見度,他積極經營外媒、接過 power ranking 等文章企劃的合作,頻繁奔波,辛勞程度可見一斑。

 

相斥.

 

「我一方面仰慕記得,一方面卻不太認同他。他在工作上明顯仰賴著他的天賦,但不是所有人都是智商 112、能上財金系的天才 [1] …… 我跟他的價值觀有些決定性的差異,我無法像他那樣毫無包袱地拼盡全力。他確實求好心切,但他的做法若要轉移到一個組織上來行使,那是絕對行不通的。」

Clement 明白也坦然面對自己與記得的不同。記得可以不顧一切、放手一搏,也不怕失敗;但 Clement 的價值觀相對悲觀,習於去設想壞的狀況、避免風險。他致力於將組織內的事務系統化、規格化,正因為知道像記得一樣的人才太少,所以更需要將每個人的效能發揮到最好。

 

「如果有夢想、想要成長、想要發揮,LMS 的賽事部是很棒的一個地方;如果想要更加專業,勢必得另尋他處。這裡的規模比較小,所有人都無法避免身兼多職的結果。」包含 Clement 自己、湯米,還有新一季的 Rex、主持人 Jessie …… 幾乎所有躍上 LMS 螢光幕前的人物都必須參與節目的企劃和執行,例如 2016 的「Path to Master」、2017 的「聊聊峽谷」、「這隻我會玩」等。「幕前的人員同時要承擔企劃成敗的壓力,又要顧及幕前的專業和形象,這樣的人才是最容易流失的。未來勢必得將幕前、幕後分割開來,我認為這不管對節目的品質還有所有人的職涯發展都會比較好。」

除了價值觀,Clement 的年紀也比現任的主播、賽評們都大上一些,他也自認這讓他在一件事情上,能夠且必須去考慮到更多、更完整的面向。個人職涯規劃如此、節目企劃執行如此,LMS 整個賽區的狀況和未來發展更是如此。

 

「其實 Garena 對於電子競技是相當支持的,在台灣,不會有其他廠商願意投注這麼大的成本去做一個難以回本的東西。」即使最終仍選擇離開,但 Clement 無法否認 Garena 這幾年對 LMS 賽區、對電子競技的付出。「我也明白,觀眾現在觀看 LMS 比賽時經常感受到的沮喪、無力;畢竟 LMS 並不是一個 Riot 直營的賽區,其他賽區能夠投注的成本絕對比 LMS 大很多。」

資源反映在表現上,其他賽區能夠展演出的東西硬生生比剛起步的 LMS 超出好一大截,人才出走幾乎無法避免。LMS市場規模相對迷你,缺乏有心投入的廠商,Garena 也不具有對金主的信服力,這在 LMS 的未來發展來說可謂是惡性循環。

且 LMS 一直以來都有著青黃不接的問題,長毛、叉燒、Lilballz 之後,記得、Clement、湯米幾乎都是同一輩出,但再無能夠頂替前人位置的新生代;這不只是能力問題,也需要個人魅力、需要時運。再者,國外的製播單位如 LCS 的製播團隊先前負責奧運賽事、而 LCK 的製播團隊則是電視台體系出身;兩相比較下來,這至少是 10 年職業經驗的鴻溝,在沒有大量資金、人才投入的狀況下,一時半刻也無法消弭。

 

雖然如此,但 Clement 自述,如果一個人只求表現、只求賺錢,那留在台灣並不是一個很差的選擇:「長毛、記得跟我都有一個共通點,我們不只想要幕前的表現,還想要一個更完好的賽事、專業的舞台,所以才選擇出走。」

 

相依.

與工作人員合影留念作為道別,來源:Clement Facebook 粉絲專頁。

 

留在 LMS 兩年半,Clement 的履歷內容充實不少;2017 年,他經手的工作和決策量來到前所未有,彷若揠苗助長,逐一構成他出走的緣由 ……

 

「2017 年對我來說,非常的煎熬。」

他這樣說,然而臉上是一片平靜。「人員已經經歷了大幅度的變動,我又在此時接下了製作人的職位。上任的第一個月,我就必須製作全明星賽的計劃、飛到歐洲執行,回來之後再做 2017 年度的規劃,忙到有點 …… 太慘了,對。每天早上醒來就是開會,非常、非常多的會議,管理整個小組內的事情,但幕前工作也不能放手,還要培養新人,根本是蠟燭五、六頭燒。」

年近三十,Clement 開始覺得:「也許不該再這樣下去 ……」因這樣繁重的工作量,他的身體狀況和感受上都漸漸無法負荷;幸虧自培訓新人拔擢上來的 Rex 和從暴雪賽事部門過來的 Quaker 給予支援,讓 Clement 能夠喘一口氣。

 

「我真的很感謝 Rex 替我分擔了很大的作業量,還有 Quaker 從暴雪回來給我很大的幫助。」Clement 垂下雙眼,語氣依舊平淡,但放慢了速度,「只是,我雖然對得起『製作人』這個頭銜、對得起許多前輩和同事,卻非常對不起觀眾 …… 今年的我,在幕前的表現、賽評的內容並不是非常充實,這讓我覺得有些歉疚。」

若沒有觀眾的熱情,便沒有今日的 LMS。「沒有任何一份工作可以讓人這樣興奮,就像高中生一樣;上班、跟同事聊天、踏進對戰室、認識選手和戰隊、看到 LMS 的成長 …… 我真的很感謝 Garena,也很謝謝這裡所有的觀眾。」日復一日,Clement 被賽區的觀看人數、觀看迴響激勵著,直到決定離開也仍舊懷抱衷心的感懷。

 

「未來,我會選擇能夠讓我專精於一、兩個面向去深耕的工作;雖然現在暫時還不能公布我的去向,但,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再見。」

所有他自豪的事情都留在 LMS,而這些也使 LMS 步步茁壯、扶搖成長。這相互依存的關係,在 Clement 離開 LMS 舞台後將交棒給新生代和廣大觀眾。

 

「後會有期了 [2]。」Clement 露出笑容,華麗謝幕。

 

附註:

[1] 「智商 112、又能上財金系」是拿記得的高學歷:台大財金系畢業,所開的玩笑。112 即是指涉台大,用法源自於 PTT 批踢踢實業坊,常用台灣大學的固定 IP 位址 112代稱該所學校學生。

[2] 文字內容取材自:Clement Facebook 2017.09.07 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